十景缎 第一百零三章

    时间:2018-08-08 是夜,一行人依然留宿客栈。韩虚清派出数名部属分路探查,确保龙驭清没有派人寻到附近,又命人购置衣衫,让众人换了穿着装扮。客 栈之中,其他投宿客人全是韩家属下,竟无外来客商,自是韩虚清另外做了安排。
      华瑄、小慕容虽然各有客房,可是一到晚间,仍是自然而然地聚到文渊房里。
      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晚紫缘也留在文渊房中,流连不肯离去。小慕容看着文渊和紫缘今天异常亲密,言笑之际,情意自然流露,不似从前 淡淡地若有若无,心里已猜到了几成。不一会儿,文渊有事离房一阵,小慕容逮到机会,靠到紫缘身边,悄声说道:「紫缘姐,今天你跟他做 了什么事么?」
      紫缘一听,脸上浮起了些许红晕,微笑着偏过头去,低声道:「哪……哪有什么事?我可不明白了。」小慕容见她神情娇羞,心里更加笃 定,笑嘻嘻地道:「好罢,什么事也没发生,紫缘姐,恭喜你啦!」
      华瑄大惑不解,道:「慕容姐姐,有什么要恭喜的啊?」小慕容笑道:「紫缘姐得偿心愿啦,怎么能不恭喜?」紫缘脸上又红了几分,只 是微笑不语。华瑄隐隐约约也已知道,「啊」地一声,叫道:「紫缘姐姐,你跟文师兄……」脸上微热,压低了声音,轻声道:「跟文师兄… …做过了?」
      紫缘羞涩地笑了笑,轻轻点头。华瑄轻呼一声,依到紫缘身旁,拉着她的手臂,低声道:「紫缘姐姐,你……你觉得怎么样?会怕么?舒 不舒服?痛不痛啊?」
      紫缘低头微笑,微现腼腆,轻声说道:「其实,都还算好……」华瑄急道:「什么叫还好嘛?紫缘姐姐,文师兄人虽然很好,可是……可 是有的时候,做起这件事来,也会有点过分,所以、如果、如果……」她想到紫缘曾经不幸失身,一听到她已经和文渊结合,忍不住担心她感 受如何,一串话迸了出来,越说越急,越不清楚。
      小慕容在一旁笑道:「妹子,你着急个什么劲呀?你不看看紫缘姐笑得多开心,定然是顺心如意了。」华瑄睁大了眼,道:「紫缘姐姐, 真的么?」紫缘颇觉不好意思,轻声道:「也不尽然,我……我怕痛,所以……」说着脸上一热,含笑不语。小慕容想起了自己和文渊在破庙 中缠绵的景象,心中怦然,道:「没有全部进去么?」紫缘一抿嘴,羞红着脸,轻声道:「进来了一些,不过……不过……真的满痛的,实在 ……实在是受不了,他动了一下,我就全身乏力,都快昏过去了。」
      说到了闺房中事,三个少女都忍不住脸红心跳,同时想着文渊和自己的云雨经过。华瑄悄声道:「文师兄还是继续做么?」紫缘轻轻搓着手,轻声道:「这……他说……来日方长,要是我真的承受不住,以后……以后可以慢慢来……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那……他没有射出来么?」
      紫缘羞得满脸通红,嗔道:「茵妹!你……你怎么好这样说?这种事……哎……」小慕容的脸也红了,伸了伸舌头,低声道:「我可想不 出别种说法啦。到底……到底怎样?」紫缘低下了头,掩不住娇羞之意,轻声道:「文公子他……
      他弄在我身上啦,都弄在胸口上……「华瑄目瞪口呆,只觉脸颊发热,轻声道:」紫缘姐姐,这样会舒服么?「紫缘心里一跳,含糊地道 :」不……这……我想还是照一般的来……比较……比较好些罢。「
      正说话间,忽听门板呀然而开,文渊走了进来,道:「什么事情照一般来?」
      他这一走进,把紫缘、华瑄、小慕容都惊了一下,又窘又羞。文渊没听到先前的说话,见到三女神态忸怩,不禁一愕,道:「怎么啦?」
      小慕容望了文渊一眼,脸颊微红,娇声嗔道:「还不都是你?你跟紫缘姐好过了,也不跟我们说一声么?」文渊呆了一呆,搔搔头,陪笑 道:「还没说罢啦,难不成还会瞒着你俩吗?」小慕容俏脸一板,佯怒道:「谁知道呢?紫缘姐当然不打紧,但若你这回是出去拈花惹草,我们可不是通通被蒙在鼓里?」华瑄柔声道:「慕容姐姐,文师兄不会这样啦。」小慕容小嘴一噘,道:「那可难说啦,像你跟紫缘姐这样心肠 软,怎么制得了他?」紫缘掩嘴微笑,轻声道:「好啦,茵妹,别胡闹啦。」
      文渊朝着小慕容拱手作揖,笑道:「好罢好罢,算我错了,今天一个晚上给你赔罪就是,成不成?」小慕容心里一羞,面露娇笑,低声道 :「不要脸!那还不是给你佔便宜?」文渊见她终于装不下去,笑了一笑,道:「不说笑啦。紫缘,小茵,师妹,石姑娘她们正要出去洗浴, 找你们一同去。」
      华瑄奇道:「出去?不在客栈里么?」文渊道:「石姑娘她们下午外出,说是在西边郊野找到一处小河,可以到那儿去洗,比客栈準备起 来方便。」华瑄喜道:「好啊,我早就想洗一下澡了。文师兄,你也一起来么?」文渊微笑道:「你们姑娘家一起洗罢,我怎么能去?」华瑄 脸上一红,细声道:「跟我们洗有什么关係?」
      小慕容笑道:「妹子,你忘记还有巾帼庄的四位姑娘啦?要是这家伙也来,一不小心,说不定我们又要平白无故多了四个好姐妹,你道如 何?」紫缘听着,不禁轻声笑了出来。文渊苦笑道:「小茵,你就这样一点也不信任我?」小慕容眨了眨眼,笑道:「这叫防範未然,先教你心里有数,可不准你又多个三妻四妾的。」文渊笑道:「万万不敢。」紫缘登时又想起文渊与韩虚清的一番对话,心里一阵暖烘烘地,不经意 地露出微笑。
      三女便即下楼,只见巾帼庄四名庄主已在堂前等待,赵婉雁正从另一边阶梯下来。华瑄兴高采烈地上前拉住赵婉雁,道:「赵姐姐,你也 一起来么?」赵婉雁腼腆地笑了笑,低声道:「是……是啊,我跟向大哥说过了。」
      小慕容笑道:「洗得香喷喷的,晚上好陪着向公子么?」赵婉雁低下了头,羞得耳根红透,支支吾吾地道:「没……没有啦,向大哥受了 伤,应该休息……」
      诸女出了客栈,一路谈笑,往西而去。其时夜阑人静,不多时出了市镇,旷野之中,但闻虫声唧唧。又走了一阵,便听流水潺潺,到了一 处河谷,边岸河水清浅,岩石树丛零星散布,上游来自一片森林,四下幽静,料想夜里无人来此。
      石娘子纵身一跃,站上河岸高处一块岩石,远远望了望四周,道:「都没人在,你们好好洗吧。」杨小鹃道:「大姐,一起下来洗啊。」 石娘子道:「你们先洗,我在这里看着,要是有人来了,也好说一声。」
      蓝灵玉忽道:「大姐,我跟你一起看着吧,我们最后再洗。」石娘子也不反对,点了点头。蓝灵玉跟着跳上岩石,坐在石娘子身边。
      其余诸女各自宽衣,準备下水洗涤。杨小鹃首先步入河中,捧起河水泼了泼脸,欢声道:「好凉喔!」向岸上挥挥手,叫道:「二姐,快 下来嘛!」凌云霞还在解着衣扣,摇头笑道:「四妹,你都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,怎么还像小丫头一样?」不一会儿,衣衫尽除,也已入了河 中。
      接着小慕容、华瑄、紫缘先后下水,只赵婉雁还在慢慢脱衣,解开一条带子,便低头暗暗微笑,开了一个扣子,又若有所思,脸色酡红, 慢条斯理,好像这几件衣服永远脱不完一样。
      华瑄和小慕容一边洗浴,一边玩水嬉闹,杨小鹃跟着过来,三个小姑娘更是不可开交,嘻嘻哈哈地闹成一片,水花四溅。凌云霞本来置身 事外,也被杨小鹃拉了过去。紫缘泡在水中,含笑旁观,见赵婉雁还没下水,移近岸边,柔声说道:「赵姑娘,怎么不下来?」
      赵婉雁如梦初醒,「啊」地轻声一呼,神态有些慌忙,羞红着脸,道:「我……我忘啦,真对不住。」这才去尽了衣裳,缓缓下河,便在 紫缘身边。紫缘微笑道:「在想什么事情,这么出神啊?」
      赵婉雁面现娇羞,掬起些许清水,淋在肩上,细声细气地道:「我……我第一次碰到他,就是……就是在河边呢。」紫缘轻轻搓洗着手臂,甚感好奇,轻声道:「他……是说那位向公子么?」赵婉雁微微颔首,脸上掩不住欢喜和羞涩,柔声道:「是啊。他人真好,又正直,又温 柔。他……他救了我,我在河里洗澡,又给他……给他……见到了身子……那时候……那时候……」声音越来越细,几乎是喃喃自语,却听得 出其中蕴含的绵绵情思,实是不胜倾慕。
      紫缘双手环掩着胸口,倾身听她说话,不料河水一沖,脚底一滑,往前便倒,撞到赵婉雁身前。赵婉雁陡然回神,惊呼一声,急忙扶住紫 缘,道:「紫缘姑娘,你没事么?」紫缘吓了一跳,定神站稳河底,霎了霎眼,歉然道:「听得太入神啦,一时没有站稳。」
      赵婉雁双颊晕红,顺手帮紫缘稍加梳理飞散的长髮,微笑道:「我不说啦,怪羞人的。紫缘姑娘,你跟文公子是怎么相识的啊?我也想听 听看呢。」这可轮到紫缘不好意思了,脸上微露浅笑,轻轻给赵婉雁身上淋水,柔声道:「这个嘛……虽然不是在河边,不过也有些关係,是 在一个小湖……那时他在湖中一叶小船上弹琴……」
      紫缘本来温婉娴静,赵婉雁娇柔内向,俩人说起话来,都是轻声细语,比起小慕容等四女那边的欢声喧闹,当真截然不同。两女说着自己的爱侣,心中甜蜜,彼此又是言语投机,互相帮对方梳梳头、洗洗背,有说有笑,极是亲热。
      石娘子坐在高处看着两边对比鲜明,不禁面露微笑,一侧头,见到蓝灵玉怔怔地望着夜空,脸上颇有愁容,心觉有异,缓缓地道:「三妹 ,近来有什么不顺心么?」蓝灵玉稍稍低头,道:「没有啊,我好得很。」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影音先锋av资源站soso_av大帝在线视频_我要看av电影_成人超碰在线av视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